合作将是全球半导体价值链互利共赢之道

发布时间:2016/5/31

近日,由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联合举办的“促进全球半导体价值链的合作”研讨会圆满召开。会上,中美半导体行业代表对全球半导体价值链的开放属性达成一致,强调了中国是全球价值链的重要组成部分,探讨了如何从全球价值链上的获益,哪些动力让其进一步发展。
  “在未来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中一定需要合作,共同努力推动产业发展。只有交流,才能够了解;只有了解,才能形成共识;只有共识,才能想出办法;有了办法,才能合作;有了合作,才能共同发展。”中国半导体协会执行副会长徐小田说。
  全球价值链的开放是未来必由之路
  “全球价值链有开放属性,这个行业只有开放起来,创新精神、创业能力才能大幅度增强。”南卡罗来纳大学博士Michael Murphree指出。
  Michael Murphree认为,目前全球半导体行业存在着一种“海妖”。这个“海妖”实际上是一种保护主义,他用美妙的歌声在唱着“我们要保卫我们国家的荣誉,我们要保护就业”。虽然听起来很好听,但目的是自我保护,结果是毁灭性的。
  全球价值链指的是价值附加值通过全球分散的生产网络进行分布。这意味着,当一个没有竞争力的行业开放的时候,就会有更多的力量进入来进行创新。这意味着,当行业有共同标准,贸易壁垒、投资壁垒很低的时候,企业就能进行全球收购,愿意去参与外企的收购、或者政府采购。这意味着,当行业准入门槛更低,企业不再需要投入过多的资源才能建立完整的产业链,这样企业的创新精神就会更强。
  Michael Murphree指出,做为一个垂直性整合的行业,半导体产业内每天有几千亿美元在各个环节流动,如果没有那么多壁垒,那么只要有创新的想法,很快就可以通过分散的全球生产网络找到相应人才,完成创新的需求。
  不过,现实的情况是,全球价值链还存在一些阻碍,全球产业链的实力不一致,并不是每个小的团队都能在任何点加入价值链,也不代表能得到同样的收益。目前,最受益于全球价值链的是走在价值链前端,能够控制行业需求,制定标准的那部分企业。
  他表示,半导体企业在全球经济当中应当共赢。每个单独的地区不可能产生推动整个行业发展的需求。例如最能从全球价值链受益的标准制定者,也必须走开放和合作的路径,才能真正获得成功。
  “从过去的经验可以获知,促进半导体行业发展和创新的正是专业化和多样化。只有尽量保持开放,才能让我们创新的速度更快、深度更广。”Michael Murphree说。
  要想实现这个目标,必须要开放,要有共同的标准和互相知识产权的保护,还要能够获得知识产权。目前,很多国际性半导体大公司都在开放他们知识产权的组合。这是因为,当越多人能够获得这些知识产权,他们就越能够快速进行创新。
  “我们一定要意识到保护主义的抬头,全球产业需要开放、互惠,才能继续存在下去。全球价值链的优势,在单一一个国家没法实现,无论这个国家内部的生态系统多么多样化,都不可能像全球体系一样全面和具有创新性。所有的供应链必须是开放的、竞争的,才能实现互利。”Michael Murphree说。
  中国参与全球半导体价值链需要合作共赢
  “中国半导体与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密切融合,其发展就是世界半导体的发展,不能狭隘地将两者对立起来。关键在于各国心平气和地寻求共同利益,才能做到共赢,取得更好和更大的成绩。”魏少军强调。
  中国作为电子产品制造大国这个趋势不会改变。近年来,中国电子产品的产量占全球的比例持续增加。根据美国IBS数据,中国手机制造的全球占比从2009年的的47%增长到2014年的84%;彩电制造的全球占比从2008年的45%增长到2014年的66%;PC制造的全球占比从2008年的58%增长到2014年的81%。
  然而,从具体价值来看,中国每年手机产量超过10亿部,但一直处于价值链的低端。以目前市场上一部售价748美元的手机为例,其中制造成本只占4.5美元。连包装盒里的耳机、充电器等内容成本还有5美元。制造成本甚至达不到包装盒内容的价值。
  魏少军指出,这样长期的价值链不平衡会导致模式不可持续,导致这种全球化分工被打破。中国虽然电子制造业规模很大,但长期处于产业链低端,想转向价值链的高端是必然的,希望通过芯片的发展提升价值也是必然。
  根据CSIA统计数据,近年来中国半导体的销售额增长较快,2015年实现同比增长19.7%,达到3609亿元(约600亿美元)。但单从最具可比性的Fabless销售额来看,却并不乐观。2015年,中国IC设计业销售额为1324亿元。这就意味着中国自己能够提供的产品,如果百分之百在中国销售,也就只占总需求的7%~8%。
  “虽然中国IC产业发展很快,但是规模小、质量不高,最主要的问题是产能缺陷非常严峻。一方面,本地Foundry主要是给外面的全球伙伴加工。另一方面,我们的Fabless又主要在用全球伙伴的资源。”魏少军指出。
  中国半导体制造业的真正产能加起来目前只能占到全球产能的11%。因此,中国的Fabless公司主要用到的Foundry和IP核的业务还来自于全球伙伴。“但由于近2年来全球先进产能紧张,我们的Fabless公司损失的成长率至少为5个百分点。”魏少军表示。
  他说:“中国半导体产业想要做起来,必须要全球化合作,没有一个企业可以不走向全球化而自己独立生存。”
  魏少军认为,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不仅仅是中国的事情,实际上是全球半导体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。“中国半导体的发展就是全球半导体的发展,这个发展一定是开放的发展,是与世界各国合作的发展。目前这个趋势已经开始体现,未来几年会越来越明显。”
  中国成为全球价值链的重要一环
  德州仪器Cynthia Johnson指出,德州仪器一般会在两种情况下寻找全球合作伙伴。第一,通过合作能增加公司的能力,当公司需要内部没有的技术,觉得并购也没有必要,就会和第三方合作伙伴合作。第二,实现快速大量的生产。当自己生产不具备成本效益的时候,就会去寻找外部的合作伙伴。
  早在2010年,德州仪器就开始寻求在中国的发展。2010年,德州仪器在成都建起制造基地,此后,又增设了一个测试厂。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95%的收入都来自于美国之外,很多需求实际上是在中国。区域性多样化对我们非常重要,中国的增长机会非常大。”Cynthia Johnson说。
  她表示,全球供应链能够带来许多优势,帮助公司实现及时的全球供货。首先,可以通过全球不同地区的大规模生产降低成本,扩大生产基地规模。其次,多样化的采购策略可以保障经营连续,降低供应风险,优化产品使用,保证生产和交付的时间。最后,多样化供应还会减少资源和材料短缺造成的风险,可以快速从破坏性灾难中恢复过来。
  中芯国际执行副总裁李智指出,中国制造业领域的供应链同样呈现多样化趋势,做着全球价值链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  他指出,近年来从全球IDM公司流向Foundry产业的人才是造成Foundry产业成长率远高于整个半导体产业的主要原因。而目前想建设起来一个月产能3.5万片的做28nm工艺的12英寸晶圆厂,设备的投资就要占85%。这些设备主要来自于美国、日本和欧洲,中国本土只能够提供不到20%的配套设备。
  另外,建厂所需要的IP也要来自于欧洲等国的企业。虽然国内的IP数量在增加,但是NRE或者Royalty都处于刚起步阶段。材料方面,也只有10%的原材料和零部件能够在中国本地采购。
  “在一个Foundry的工厂中,无论是人、设备、IP、原材料等都是全球价值链的体现。我们的客户也是一半一半,一半在中国大陆,一半在海外。”李智表示。